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今安萬陽澤 第5章_艷薇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只是這個吻,沒有絲毫溫柔繾綣。
顧今安心口一疼,不知哪兒來的力氣,一腳將男人推開,頭也不回的奪門離去!
「砰!」
門被重重甩上,萬陽澤坐在床畔,往日清澈如水的雙眸竟染上了欲色。
昏黃燭光下,他呼吸紊亂,倏然起身去了靜室。
萬陽澤坐在蒲團上默念靜心咒,修長手指一圈圈捻過佛珠。
可顧今安肩上那朵妖冶綻放的血蓮卻像長在腦海里,怎麼都揮散不去。
漫長的夜,不同的房間,兩個人都徹夜未眠。
第二日,顧今安從偏房醒來時,萬陽澤已去上早朝了。
她也沒在意。
之後的日子裏,兩人陷入一種莫名的不打擾、不交談的狀態中。
明明是同住一個屋檐下的夫妻,卻好似冷的像是毫無交集的陌路人……三日後,日落時分。
顧今安正在院子里玩投壺,大門突然被人推開。
她抬頭,就看見葉沐璃扶着萬陽澤走了過來。
他好像……喝醉了。
可這怎麼可能?
萬陽澤一心參禪,早就戒了酒肉,絕不可能飲酒!
顧今安走上前,將人扶住,疑惑:「他為何會飲酒?」
葉沐璃清眉微彎,柔聲至歉:「夫人請見諒,珩禮是為了幫我擋酒。」
顧今安被這話刺的心口一疼。
「珩禮有夫人照顧,沐璃就放心告退了。」
說完,葉沐璃微微頷首,轉身離開。
顧今安看着她的背影,攙扶着萬陽澤的手一點點收緊。
說什麼清規戒律,全是借口!
萬陽澤,你不是不能破戒,而只是獨獨只願為她破戒。
葉沐璃竟然那麼特別,那你又為什麼要娶自己呢?
顧今安眼圈泛紅,一顆心泛着酸澀苦楚。
最後,她喚來小廝把萬陽澤送回房,獨自一人站在原地。
一瞬間,所有委屈和不滿全都湧上心頭,情緒一下子陷入了低谷。
不,不能哭,說好不再為萬陽澤流淚了。
顧今安抹去眼淚,轉身出了府。
……「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
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醉沉的萬陽澤是外面刺耳的笑聲擾醒的。
他揉了揉發痛的眉心,再三確定自己是在府邸,眉心皺得更緊。
萬陽澤忍着頭痛,來到大廳——只見前院擠滿了人,十幾個青紅小倌在院中載歌載舞。
他定睛一看,正**,顧今安拉着一個面如冠玉的少年把酒言歡。
下一秒,那男子逗笑了她,顧今安笑着勾起他下巴,整個人迷糊的貼了上去……第7章意料之中的清香懷抱沒有到來。
只見十幾個黑衣侍衛將眾人圍住,為首的侍衛冷臉開口:「得罪了,帝師命各位離府。」
眾人嬉笑瞬間凝住,渾身發涼。
不復剛才的放縱。
顧今安扭頭看向身後,正對上萬陽澤冷冽的目光。
真掃興!
她搖搖晃晃的坐回了椅子上。
眾人陸續走出大門,那個俊美少年是最後走的。
離開前,少年依依不捨顧今安:「姐姐,下次你還會找我作陪嗎?」
她勾唇,一笑百媚生:「會的。」
「顧今安!」
聽到女人的回答,萬陽澤面色鐵青。
他冷着臉,聲音好似三寒天的雪:「貪酒好色,胡言亂語,你哪裡還有半分為人妻的得體!」
顧今安置若罔聞。
目送着少年離去後,她才轉眸看向萬陽澤,收起笑。
「帝師大人昨晚不也醉酒到要女人攙扶,又憑什麼拿你的清規戒律約束我!」
「萬陽澤,你說,你的佛會原諒你破戒嗎?」
空氣驟然凝結,萬陽澤面若寒冰。
片刻後,他才沉默的吐出一口氣,捏着發痛的眉心坐在她身旁。
語氣像是妥協,也像是無奈:「我們談談。」
顧今安頷首:「正好我也有話和你說——」「我們和離吧。」
萬陽澤沒來得及說出口的話盡數堵在喉嚨口。
「我不同意。」
他臉色在一瞬的凝滯後徹底低沉。
顧今安早料到這個答案,她也沒覺得自己能說服萬陽澤。
她站起身,淡淡道:「隨你,我只是告知你。」
說完,就起身拿起椅子後的行囊,頭也不回的離府了。
侍衛各個面面相覷,可主子沒發話,也不敢去追。
等萬陽澤回過神,起身去追時,只看到馬車的虛影。
一早就備好行囊,還安排好了馬車,她不是一時衝動,而是早有籌劃。
「嘭!」
萬陽澤捏緊了手中漆黑的檀木佛珠,眸色沉沉。
……馬車上,顧今安暗自傷神。
穿越過來之後,這短短几日發生的種種都一一在腦海閃過,卻找不到半點甜蜜的記憶。
不禁苦澀滿懷。
半個時辰後,轎夫停下。
顧今安掀開帘子,卻看見窗外寂寥的山林景色。
她頓時怔住:「怎麼是靜安寺?」
轎夫憨厚回應:「姑娘,您說一直往西走。」
顧今安這才想起來,她沒想好去處,便隨口說了個方向。
現在天色尚早,要是回娘家還來得及。
可看着眼前的寺廟,顧今安鬼使神差地給了銀兩,下了馬車。
再次走到靜安寺的門口,還是相同的場景,但她的心境完全變了。
微風拂過,寺內帶來陣陣清香,讓人不自覺的心神安寧。
沉默了瞬,顧今安輕聲叩響了門。
很快,寺廟的門被人打開。
還是上次的那位沙彌,認出顧今安,他愣了下:「裴夫人?」
顧今安點了點頭:「小師傅,我方便進去嗎?」
沙彌打開門,將顧今安領到了萬陽澤參禪時住的禪房。
「這是帝師參禪時居所,您今晚便宿在此吧。」
說完,沙彌作揖後關上房門。
顧今安站在竹屋裡,屋子整潔乾淨,空氣中有隱隱的檀木香。
突然,她好像能理解萬陽澤為什麼執着於參禪了。
『禪』能靜心。
自古人心最難揣測,她只因猜不透萬陽澤一人心思就尚且疲憊,而萬陽澤每日需和那麼多朝中的老狐狸打交道。
沾上慾望的心會變髒,他參禪大抵是想保持本性吧。
斂去情緒,顧今安合衣躺下,想休憩一會。
餘光卻突然瞥見木桌的硯台下壓着一張紙條。
她起身拿起,上面日期寫着七年前的十月十二日,以及一行字——「今娶妻生子,非弟子所願,只為父母恩情。
犯此大戒,弟子願一生吃素,贖清罪孽。」
第8章贖清罪孽……四個字,顧今安只覺得天崩地裂。
她知道萬陽澤不喜歡自己,對這場姻緣也沒任何情意。
可從沒想過,對萬陽澤來說,和她成親生子,竟是一生罪孽!
紙條被緊緊攥在掌心,枯燥的觸感讓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