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霸總竟真的成了我的男主角 霸總竟真的成了我的男主角第8章 出演在線免費閱讀_艷薇小說
◈ 霸總竟真的成了我的男主角第7章 《相殺》在線免費閱讀

霸總竟真的成了我的男主角第8章 出演在線免費閱讀

傅煜推開酒店房間的門一眼就看見了穿着酒紅色睡衣且姿勢妖嬈地躺在潔白大床上的顏夢。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顏夢非要自己選酒店,非要讓他晚半小時上來。他全明白了!這是顏夢為他準備的驚喜。

傅煜已經迫不及待了。

短短1分鐘他就已經脫完了衣服走進了旁邊磨砂玻璃浴室。

浴室里的傳出來的水聲和那抹身姿都讓顏夢尷尬的把頭埋進了被子里。等傅煜圍着浴巾出來時顏夢又換成一副勾人心魄的樣子了。

傅煜看見顏夢沒有一絲猶豫就撲上去把顏夢按在了身下,他的手緊緊地抓住她的兩隻手腕。

他的嘴正在解她的睡衣帶子。

就在帶子解開的一瞬間顏夢喊了一聲:「等一下!」

傅煜用埋怨的眼神盯着顏夢。

顏夢推開傅煜坐起身來又把帶子繫上了,隨後在傅煜的直視下去了廁所。

廁所里有她帶來換裝的衣服,她急忙穿上,連鞋帶都沒來的及系就在傅煜疑惑不解的眼神下跑出了酒店房間。

出了房間顏夢就開始跑,樣子像是有鬼在追她似的。

出了酒店她才鬆了口氣。

顏夢一邊走一邊暗悔當時就不該答應那場比賽的。

那天她從家裡出來就去了俱樂部,當時他們馬上就要開始一場友誼賽,還定好了最後一名的懲罰。

已經好多天沒碰過機車的顏夢頓時就來了興趣加入了比賽。

她也知道懲罰的內容,她想的的是她實力再退步也不至於是最後一名吧,於是她滿心歡喜的上了賽場。

結果她忘記了手腕上的傷,操作時拉扯到了傷口,疼痛感讓她忘記正在比賽從機車上摔了下來。不過幸好沒受多大傷,不然她又得挨罵了。

這場比賽的結果呢就是顏夢拿下了最後一名。

而懲罰就是去引誘傅煜讓他在最想要的時候離開他。

這任務讓顏夢看得直搖頭,但也確實很簡單,他們圈子裡的人誰不知道傅煜是用下半身談戀愛的啊。

於是顏夢拜託她爸爸把自己安排進了火羽白。

入職那天傅煜就看見他了,但她沒勾引到他。直到今天早上她換了個風格,傅煜這才看見她。

但她也沒想到這麼輕鬆就成功了。

此時的酒店房間里,傅煜眉頭緊鎖,幾番思索後他終於明白,他被耍了!

他傅煜竟然被耍了?你說可不可笑?

……

在得到丞熠的基本信息後蘇永樂就回了家,當然這個家是丞熠的家。

人物設定已經搞定了蘇永樂就開始寫大綱。

半小時後

蘇永樂手機響了。

方芝姝:永樂大大,您別忘了今天下午是您作品《相殺》的主角試鏡日哦。

yl:我還真忘了,需要我過去嗎?

方芝姝:您畢竟是原作者,你的意見和感覺也很重要。

yl:那好,我馬上過去。

《相殺》是蘇永樂寫的娛樂圈文。

主角二人是兩位女生,她們被粉絲,網友,公司稱為天選對家。實際上兩人互相救贖,是對方生命里那道希望的光。

故事最後是兩人都成為了萬丈光芒的人。

這本小說完結後就被一位導演看見了,當時她是想把版權買下的,但蘇永樂並不缺錢於是就沒有買成。

後來她三顧茅廬,蘇永樂就答應讓她拍攝了,並且還投了資。

今天選兩位女主角,蘇永樂還是很期待的,她也想看她的唐翎和何粵在現實生活中是什麼樣的。

試鏡地點是在京城戲劇學院。

導演白優說她會在京戲的表演專業選主角和幾名配角。

本來是有公司投資塞人的,白優看過了覺得不合適,加上有蘇永樂給的資金,她就乾脆啟動新人。

蘇永樂走進京戲校園的那一刻就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學校論壇上也關於蘇永樂的話題也爆了。

震驚!白雪公主來參觀本校了!

震驚!京戲竟有如此高顏值學生

震驚!京戲校花疑似換人……

wuliao:別的先不說,你們不覺得她有些眼熟嗎?

shujb:好像確實在哪裡見過的樣子

woel:科普來了,她是海電的校花!她在校期間就沒從校花的位置上下來過。

buzhid:海市電影學院的跑我們京戲來幹嘛?

youguio:今天有劇組到學校試鏡,她不會是來試鏡的吧?這誰試的過啊?

chiguama:試鏡?什麼試鏡?我怎麼不知道?

haokuaid:沒通知到位?你什麼專業的?

chiguama:英語。

haokuaid:……

……

試鏡地點在京戲的藝術大樓的舞蹈練習室。

蘇永樂到藝術大樓的時候方芝姝就看見她了。

「永樂大大!」方芝姝站在藝術大樓門口朝着蘇永樂揮手。

「你也來了」蘇永樂走近方芝姝說。

「沾了大大的光,我才能來的。」方芝姝是蘇永樂的書迷,當時她寫《相殺》的時候方芝姝藉著編輯的借口老是找她要劇透。

不過蘇永樂都沒給。

此時一間舞蹈練習室外面都站滿了女生,每個女生都很規矩的排着隊。突然她們看見方芝姝拉着蘇永樂的手直接敲響了練習室的門。

「沒長眼睛嗎?看不見這麼多人排着隊嗎?」

「就是啊,憑什麼插隊啊?」

「她有什麼特權能插隊啊?還是角色已經內定了,我們只是來走個過場啊!」

一些看見蘇永樂的學生開始吵起來。

蘇永樂正準備解釋,卻被方芝姝搶先了一步:「她不是來面試的。」

說完方芝姝就帶着蘇永樂進了練習室。

雖說知道方芝姝是工作人員,但還是有些學生不相信。

她們都是在看見蘇永樂坐到了導演旁邊時才真正相信了方芝姝說的話。

「永樂你終於來了!」白優其實走向蘇永樂給了她一個擁抱。

「抱歉,來晚了。」蘇永樂跟着白優在她旁邊坐下了,隨後說:「你有心儀的人選了嗎?」

白優抬頭看了眼站在台上的一個女學生。

蘇永樂隨着她的視線看去,那名女生長着一張如果不用心呵護那就很容易破碎的臉。

很符合年少時唐翎的狀態,只是與成名後的唐翎相差甚遠。

「你是想讓她出演唐翎小時候?」蘇永樂轉頭看向白優。

白優興奮地點頭,她就知道蘇永樂知道她在想什麼。

「可是這樣的話,成名後的唐翎那就不好選了。」

白優一向樂觀:「看唄,外面還有這麼多學生呢,要是實在找不到就去其他公司找唄。」

「那你就打算定了?不再考慮了?」蘇永樂試探的問。

「你不是也很滿意她嗎?怎麼?」

「她剛大二,你覺得她的輔導員會許她假嗎?」年少時唐翎的戲份雖然不是很多,但也不是一兩天就能拍完的。

是啊,這也是個問題,白優想。